经济学就是这么有趣|周扒皮与王善人

经济学就是这么有趣

最近在读梁小民的《经济学就是这么有趣》下面先附上一篇文章

周扒皮和王善人
文/梁小民
读过高玉宝《半夜鸡叫》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个对长工苛薄的地主周扒皮。经历过60年代阶级教育的人也知道还有另一种给长工以小恩小惠的地主,我们姑且称之为 王善人。贫下中农告诉我们,其实王善人比周扒皮还坏,因为采用小恩小惠对贫下中农的剥削更深。今天阶级斗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看周扒 皮与王善人的所作所为与经济效率之间的关系。
假设周扒皮与王善人各有100亩小麦,每亩产量为200斤,每斤小麦为2毛钱。为了收割小麦,他们都要雇用5名短工。再假设当时短工的市场均衡工资是每天 1元,同时负责吃住。周扒皮支付每天1元的市场均衡工资,同时吃住很差,每人每天仅2角钱,这样周扒皮的短工每天的实际工资为1.2元钱。王善人支付 1.5元工资,同时吃住较好,每人每天3角钱,这样王善人的短工每天实际工资1.8元钱。从表面看,当然是王善人的劳动成本高。但实际情况如何呢?`
周扒皮支付的实际工资低,招到的短工素质表差,又极力磨洋工,收割不认真,结果15天才干了完活,且产量损失2%。每个短工每天1.2元,15天5 个短工共计付工资90元,产量损失2%,即总产量2万斤中的400斤,每斤小麦2毛钱,损失80元。实际劳动成本170元。王善人支付的实际工资多,每天1.8元,12天干完活,且没有损失。共支付实际劳动成本108元。效率如何一目了然。
为什么王善人付的工资多反而效率高,劳动成本低呢?用现代经济学的话说,因为王善人支付了效率工资。效率工资是高于市场均衡工资的工资。支付效率工资能使 效率提高,劳动成本反而降低的原因有三个。第一,支付高工资能招到素质高的工人。当周扒皮每天给1元工资,王善人给1.5元时(不考虑吃住),年轻力壮的 人当然到王善人那里干活,周扒皮只能在剩下的人中挑选。第二,工人的工作效率高。给王善人找工的人无论出于感恩也好,是怕失去这份活也好,干得努力,麦子 割得快,干活也认真。给周扒皮干活的人当然就不会努力。第三,工人流动性小。给王善人干活的人不会见异思迁,而给周扒皮干活的人,则一听说有更好的地方马 上会离去。所以,说支付高工资的王善人剥削更多(剩余价值多)也许不无道理。
效率理论是企业激励机制的一个重要部分。那种认为支付低工资可以压低劳动成本提高效率的想法(如周扒皮者),实际上适得其反。效率工资论主张用高工资换取高效率,这早已成为现代经济中的普遍作法。
王善人的故事是一个虚构,但在美国20世纪初就出现了王善人这样的企业家。这就是美国汽车大王享利·福特。1914年,福特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每天给 工人支付5美元的工资,这比当时的市场均衡工资高出2倍多。当时有人说福特仁慈,有人断言福特要亏损。但福特自己说这决不是什么仁慈慷慨之举,而且,福特 在自己发明的装配线上使用了当时最好的工人,不仅没有亏损,反而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了T型汽车,利润也滚滚而来,奠定了福特在当今美国、以致全世界汽车工业 中的地位。这就是效率工资最成功的运用。
效率工资是经济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,它可以解释许多现象。例如,正因为美国效率工资较为普遍,工会实际上正在衰落。工会的目的是提高工资,既然企业主 动支付了高工资,工会还有什么用呢?我国的一些民营企业(以及某些亚洲人开的外资、合资企业)仍以压低工资、尅扣工人为能事,体现了一股“回到周扒皮”的 逆流。我想告诉这些老板,学学王善人,学学老福特。高工资创造高效率、低劳动成本,这才是真理。

学点经济学也挺有意思的。